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海德格爾“此在”歷史性的界定與構建

海德格爾“此在”歷史性的界定與構建

時間:2020-01-31 15:59作者:林寶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海德格爾“此在”歷史性的界定與構建的文章,海德格爾認為,歷史只能是人的歷史,也就是屬于此在的歷史。而此在又是時間中的此在,所以此在的歷史性與時間性必然具有一定的聯系,從而通過對此在的思考展開對存在的分析。

  摘要:海德格爾在《存在與時間》一書中,對此在的時間性作了重要的闡述,學者們也更關注于此,然而,仔細研究后發現此在的歷史性也有很重要的地位。文章擬從此在歷史性的生存論存在論解說、“流俗的歷史領悟”與此在的演歷、此在歷史性的基本建構等三個方面入手,嘗試對海德格爾此在的歷史性思想進行探析。

  關鍵詞:海德格爾; 此在; 歷史性;

  作者簡介:  林寶(1994-),男,河南信陽人,碩士研究生,主要從事現代西方哲學思想研究。;

Interpretations for the Historical Problems in Heidegger's Theory of Being-there

  Abstract:In “Being and Time”,Heidegger has made an important exposition of the temporality of being-there. Scholars also pay a lot attention to it. However,after careful study,it is found that the historicity of being-there has a very important position. This paper attempts to analyze Heidegger's historical thoughts from three aspects:the ontological explanation of historical existentialism,the historical understanding of the vulgar,the history of this being,and the basic construction of this being.

  Keyword:Heidegger; being-there; historic;

  一、“此在”歷史性的由來

  在《存在與時間》中,海德格爾提出了“此在”這一概念。他認為,以往的哲學家對人的存在的界定突出不了特殊性,體現不出人之為人存在的特殊意義。傳統哲學是在嘗試對存在的某種屬性作出解釋,意即這個討論的存在加入了人的主觀屬性的東西。為了與傳統的哲學家有所不同,海德格爾提出了“此在”.此在是從存在論角度出發,按照存在論意義理解的存在者,用來特指人這一特殊存在,但需注意的是它不是指具體的可視的人。按照海德格爾的理解,此在處于運動的狀態,它不是固定不變的存在,而是在不斷變化的過程中不斷發展的存在。人是世界上唯一的由于自己的存在然后感知到自己本質的存在者,也就是說正是因為人的具體存在才由此逐漸證實了萬物的存在的一般意義及奧秘,所以是讓存在自己彰顯出自己,不需言說定義。“歷史性與時間性本身有關。這也就是說,歷史性不是一個建立在流俗的時間概念基礎上的概念。”[1]歷史性來自于時間性,他不是從所謂的歷史學中得來的,所以需要對生存論時間性的要求的可能性及其流變結構進行分析,才能獲得對歷史性的存在論的領會,也就意味著這里的此在的流變指的是自己顯現出自身的運動。存在者在歷史性地生存著,并清晰地表現出歷史進行和掌握歷史的存在的可能性。需要指出的是此在必須在存在“在時間中”這層意義上被稱作“時間性的”.因為就算沒有歷史學,在現實生活中,依然有關于時間演歷的使用,如鐘表或者是日月星辰等標志時間性的刻度工具的使用。無論是有生命的還是無生命的都是以同一種方式“在時間中”進程。

  海德格爾認為,歷史只能是人的歷史,也就是屬于此在的歷史。而此在又是時間中的此在,所以此在的歷史性與時間性必然具有一定的聯系,從而通過對此在的思考展開對存在的分析。

  二、“此在”歷史性的界定

  此在歷史性的處所問題主要講的是歷史性的界定問題,與歷史、歷史學等不同之處,以及歷史性的獨特之處。有學者認為,傳統的歷史學定義跟海德格爾的理解是不相同的,有很大的出入。“此在”的歷史性應該界定在生存論的存在論范圍內。歷史學上的器具或史記跟歷史性是不同的。[1]前面講到海德格爾認為作為此在的人是動態變化的,所以跟此在相關聯的歷史,具有流動變化的特性,然后具有充實的演歷過程。從先后順序來講,并不是歷史學者將它定義為歷史才有了這個東西的存在。歷史跟此在密切相關,不可脫離此在來談歷史。歷史屬于此在。歷史之所以能夠產生,正是由于人的出現,有了人的痕跡。所以在界定歷史時,它的存在需要有人這一前提,基于此在的存在。所以說,“歷史性就意指這樣一種此在的演歷的存在建構。在它的實際存在中,此在一向如它已曾是的那樣存在并作為它已曾是的‘東西’存在。無論言明與否,此在總是它的過去,而這不僅僅是說,它的過去仿佛‘在后面’推著它,它還伴有過去的東西作為有時在它身上還起作用的現成屬性。”[2]海德格爾的這段話可以理解為,歷史最明顯的特征就是“過去”,也就是指發生了的。歷史之所以稱之為歷史,就是因為已經過去了。歷史是過去了的,但過去了的卻不一定都能稱之為歷史,如何界定過去了的稱之為歷史,海德格爾也有一番思考。他認為不能因為去研究了才是歷史,這個順序應該是它先是歷史地存在著,然后才成為了歷史學科思考的東西。那么又是什么成為了歷史呢?是物件本身過去了嗎?顯然也不能這樣認為。有些物件盡管它是屬于過去的東西,但仍然對今天有使用價值,所以就不能說歷史的物件是“過去式”.既然如此,又需要怎樣解釋確有歷史的存在呢?這個歷史究竟是因為什么而成為歷史?海德格爾發現,還是需要從此在的本體論存在論角度去思考歷史。

  海德格爾說:“一個時代只是因為它是‘有歷史性的',才可能是無歷史學的。”[1]這里可以理解為人類就算沒有歷史也會有歷史性,也說明在海德格爾看來二者存在差異。歷史學的角度研究的主要是一些歷史事件或歷史經驗,而海德格爾從另外一種角度指出,歷史性是指此在立足于時間性的一種演歷的能整體存在的建構。海德格爾把歷史性看作是基礎存在論上的范疇。簡單地說,就是要想理解此在的歷史性,需要從此在的時間性出發進行分析。正如海德格爾在《存在與時間》導論中所言:“要追問存在的意義,適當的方式就是從此在的時間性與歷史性著眼把此在先行解說清楚,于是這一追問就由它本身所驅使而把自身領會為歷史學的追問。”[2]歷史學家的目的是尋找某個歷史時期的客觀史實,盡力運用各種方法透過歷史遺跡去發掘背后的歷史史實。海德格爾對此在的歷史性的分析不是為了確證某個過去了的歷史,也不是基于過去了的歷史物件,而是要與自身的生命相聯系,更重要的是為了弄清楚過去了的這一“曾在”對“現在”甚至“將來”的效用。所以,分析此在的時間性和歷史性更有助于理解存在的意義問題。“此在歷史性的分析想要顯示的是,這一存在者并非因為”處在歷史中“而是時間性的,相反,只因為它在其存在的根據處是時間性的,所以它才歷史性地生存著并能夠歷史性地生存。”[3]

海德格爾

配圖 海德格爾

  三、兩種不同的歷史領悟形態

  第一,流俗的歷史領悟,分析流俗的歷史與此在的演歷這一問題要看到真實的歷史性。流俗的歷史具有蒙蔽的反作用,需要先對此進行“化污漂白”,領悟清楚,才能完成歷史性的生存論存在論構建。在書中,海德格爾也重點論述了如何由流俗向本真轉化。海德格爾認為,它雖然有意指發生在過去了的意思,但更為重要的是它是對后來或者現在有作用的東西,也就是說,作為過去之事總是對“現在”或“未來”仍有所效用的東西。例如中國古代的秦始皇兵馬俑遺跡,在時間上它確實屬于當時的歷史事件,但它作為一段發生的過去隨著遺跡的留存仍然對“現在”甚至是“將來”有所效用。

  具體說來,海德格爾所談及的是跟人息息相關的領域,而不是跟動物等種類的關聯。就是說體現的是人的主體性,而不是考慮動物的自發性行為因素。以此,把存在者的歷史與自然區分開來。由此可發現這種關系到作為事件主體的人具有一種聯系,是一種演歷的過程。演歷就意味著存在著過程,那么歷史的流變是不是從古至今連續的過程呢?在海德格爾那里,歷史是此在的歷史,正因為它的存在才有了歷史,沒有此在的存在也就沒有了過去。另一方面,此在的存在要在時間中度過。既然是在時間中,那么就有了過去、現在和將來的時間劃分,談論歷史也就會追問過去,這在以往的哲學家看來是很正常的思路,但僅僅追問過去還不能真正地去理解歷史性。過去了描述的只是當時的情況,并不能說明意義這一內在本質,只能說其“曾在此”,即指來自于過去并能指向現在或者未來的曾在。所以,海德格爾認為自己所言的此在才是理解歷史的最好根據,過去的歷史需要把此在的歷史性當作基礎。海德格爾在書中也通過舉例的方式試圖向大家闡明此在歷史性這一問題。他說,那些古時候的器具、飾品等歷史物件,在時間上雖屬于過去的某一段時間,但是歷經時間的洗禮,這些物件依然是存在著的,并且確實在世,沒有逝去,也沒有獨立隔離與現在毫無關聯,所以就不能認為它成為了過去。究竟該如何界定呢?海德格爾認為,“仍還現成的器具具有過去的性質和歷史的性質,其根據在于他們以用具方式屬于并出自一個曾在此的此在的一個曾在世界。”[1]也就是說,并不是用“過去”這一時間范疇來規定歷史事物,而是曾在此。這一分析最終也就弄明白了:此類的存在者因為屬于世界所以才是過去了的歷史。不過歷史事物的存在方式,也就是能有歷史事物的存在,是由于它在存在論層次上對此在有了規定。人的在世界之中存在,然后展開著活動,隨之產生了與人有關的一系列經驗事件或物具,這些器具或者事件是一種此在的曾在此狀態,曾在此時此地這一曾在世界存在著。它的演歷過程是從發生在過去的當時當地的曾在狀態向著現在和未來不斷變化。正是此在的存在并活動著才組建了過去了的歷史事件,并成為其基礎,這才是此在的本真的歷史性。而在分析流俗的歷史的時候,卻很容易產生蒙蔽或者是誤導的反作用,因為直接把歷史事物當作歷史來對待、當作是時間上的一個節點,它脫離了與此在的聯系。殊不知正是因為有此在在此才有了歷史,所以與此在的聯系是必不可少的。

  第二,本真的歷史領悟,歷史是因為此在的存在也就是有人的世界才會有本真的歷史。雖然我們也說自然物有時間層面上的歷史,但這里的歷史意義是納入到人的存在論中的,與人有關。如手搖紡車這些歷史物件今天仍然在使用,說它是歷史的、過去的,正是把它和人聯系起來后來理解的。按照海德格爾的觀點,有以下幾種概念的歷史定義:一是從時間上看發生在過去的稱之為歷史,但與現在仍有關聯或者說是仍作用于現在,如古董,雖然產生在較早時期但仍存在于今天;二是歷史不僅僅指過去的“過去”,而是出自過去的淵源,同時和過去之后的目前和將在有著聯系;三是歷史指在時間中演歷的存在者整體,它從人之為人的本質特征出發,并通過與人有關的存在者領域與自然區別開來;四是歷史指從曾在一直保持到現在的物件本身。因此,海德格爾認為,歷史主要的概念并不僅僅是發生在過去了的,而是出自這一過去的淵源,并作用于將來,它是一種貫穿于“過去”“現在”“將來”的“作用聯系”.概括起來,歷史應該是在共處中“已經發生了的”卻又“延存下來了的”和“繼續產生效用”的演歷,歷史性作為此在的存在論因素,在時間中度過。處在某種發展的聯系中,它們都與處在事件的主體的人有關。歷史來自于此在的存在,在這種聯系中打上了時間的烙印,此在的歷史性同樣有著時間性。此在的存在正是因為在時間中才有了顯現的刻度,有了痕跡和衡量標準,并由此展示出此在的在世狀態和歷史性特征。

  四、馬克思與海德格爾歷史性的差異

  馬克思賦予了歷史性更多的實質性內容,而海德格爾的歷史性更抽象一些。馬克思從物質資料的生產方式、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辯證角度考察歷史性,立足于客觀的現實,認為人類生存發展的前提基于物質生產資料。他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說:“一切人類生存的第一個前提也就是一切歷史的第一個前提,這個前提就是:人類為了能夠’創造歷史‘,必須能夠生活,因此第一個歷史活動就是生產滿足這些需要的資料,即生產物質生活本身。”[1]可以看出馬克思研究的歷史性也側重于實踐角度,針對的是人類社會這一大群體。海德格爾研究的歷史性基于時間性,從存在論層面展開分析,雖然也講了如何向死而在和本真的歷史領會,但過于抽象和理論化,不具有可實踐性,沒有馬克思闡述的好理解和實操性優勢。

  參考文獻

  [1] 海德格爾。存在與時間[M].修訂譯本。陳嘉映,王慶節,譯。熊偉,校。陳嘉映,修訂。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5.
  [2]張汝倫!洞嬖谂c時間》釋義:第1卷[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
  [3]潘兆云。論《存在與時間》中的歷史性思想[J].理論界,2013,(6)。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百家乐概率大师 广西玉林11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今天 钱程计策 陕西11选五最高遗漏 安徽巢湖快三直播 辽宁福彩11选5一定牛网 山西快乐10分什么时 广东福彩好彩一开奖结果查询 期货配资图片 江西福彩快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