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美狄亞》和《趙氏孤兒》的復仇主題比較

《美狄亞》和《趙氏孤兒》的復仇主題比較

時間:2020-02-05 10:38作者:郭璞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美狄亞》和《趙氏孤兒》的復仇主題比較的文章,《美狄亞》(Medea)是歐里庇得斯的代表性戲劇,亦是古希臘三大悲劇之一,其成書于公元前431年,與中國的《詩經》成書時間相近!囤w氏孤兒大報仇》(簡稱《趙氏孤兒》)是元代紀君祥創作的雜劇,亦是元代四大悲劇之

  摘    要: 《美狄亞》和《趙氏孤兒》是西方和中國戲劇史上著名的復仇悲劇,二者都有為了復仇而殺子的情節,結局也都復仇成功了。但二者殺子行為中又有著諸多的不同。美狄亞親自殺子是為了報復負心的丈夫,是為了自己仇恨的私心;程嬰救孤被動殺子是為了挽救忠臣的后代,是為了他人、為了國家;美狄亞瘋狂本能性的復仇展示了古希臘文化中較為感性的民族性格,而程嬰隱忍冷靜式的復仇反映了中國傳統文化中較為理性的民族性格;《美狄亞》對美狄亞殺子前后的心理有著深入細膩的描寫,而《趙氏孤兒》對程嬰面對自己兒子被殺前后的心理描寫則較少且粗疏,這也體現了西方文學重視審美而中國文學重視審德的不同。

  關鍵詞: 美狄亞; 趙氏孤兒; 文化; 審美;

  Abstract: "Medea" and "The Orphan of the Zhao" are famous revenge tragedies in the history of Western and Chinese drama.Both have the plot to kill the children for revenge, and the revenge has been successful. But there are many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two killings. Medea's suicide is to revenge the unyielding husband, for the selfishness of his own hatred; Cheng Ying's rescue is to save the descendants of the loyal minister, for the sake of others and country; Medea's instinct for revenge shows the sensitive national character, and Cheng Ying's calm and revenge reflects the rational national character; Medea has a delicate description of the psychology before and after Medea's killing, while the psychological description of Cheng Ying before and after his son was killed is less detailed, which also reflects that Western literature attaches importance to aesthetics and Chinese literature attaches importance to trial and morality.

  Keyword: Medea; The Orphan of Zhao; culture; aesthetics;

  《美狄亞》(Medea)是歐里庇得斯的代表性戲劇,亦是古希臘三大悲劇之一,其成書于公元前431年,與中國的《詩經》成書時間相近!囤w氏孤兒大報仇》(簡稱《趙氏孤兒》)是元代紀君祥創作的雜劇,亦是元代四大悲劇之一!囤w氏孤兒》成書于元朝(即公元1271年至1368年)。雖然這兩部作品相隔近一千五百年,但《趙氏孤兒》繼承和發揚了《詩經》的諸多傳統,時間跨度越久越能說明兩部作品的異同。

  1、 共同的復仇主題

  首先,兩部作品都是悲劇。美狄亞為了報復負心的丈夫,設計毒殺了丈夫的新歡并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兩個兒子;程嬰為了保護趙氏孤兒,將自己的兒子獻出,使得自己剛滿月的兒子被屠岸賈殺害。美狄亞是直接殺子,程嬰是間接殺子,兩部作品都編排了殺害單純無辜的孩子來達到目的的情節,都是讓人痛徹心扉的悲劇。

  其次,兩部作品的結局都復仇成功。美狄亞最終讓負心的丈夫痛失了未婚妻和仕途上升的機會,更讓伊阿宋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血脈可以遺傳繼承,伊阿宋最終抑郁而終(一說是自殺而亡),最終美狄亞大仇得報。程嬰用自己的兒子代替趙孤后,撫養趙孤成人,并讓其認屠岸賈作義父,最終親手抓獲屠岸賈并將其執以極刑,趙家亦沉冤得雪,其復仇最終也取得了成功。

  雖然二者都是悲劇,但誕生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國度,二者依然有著眾多的不同。

  2、 不同的思想意蘊

  2.1、 思想主旨不同

  《美狄亞》是一部女子感情受到傷害而產生仇恨并實施報復的戲劇,其中心是女子在為愛情付出所有后被拋棄的瘋狂復仇,作者通過這部劇表達了對女性命運的關注。對比起來,《趙氏孤兒》的主旨就復雜一些,有學者結合作品誕生在宋被元侵滅的背景,認為其有借“趙孤”喻“趙宋”之意[1]。有的學者則認為《趙氏孤兒》是一篇蕩氣回腸的英雄贊歌,反映了程嬰等人為了保護賢良之后而甘愿犧牲自我的俠義精神。[2]有的學者則認為《趙氏孤兒》中的英雄深受儒家思想的影響,反映的是忠君愛國的精神[3]。無論是懷宋、俠義還是忠君,《趙氏孤兒》的思想主旨都與男女情仇無關,這是兩部作品完全不同的地方。

《美狄亞》和《趙氏孤兒》的復仇主題比較

  2.2、 敘事中心不同

  《美狄亞》的主人公是美狄亞,整部劇緊緊圍繞其各種復仇行為展開,是一部“女性中心”的戲劇。而《趙氏孤兒》的主人公是程嬰,劇中情節緊緊圍繞其逐一展開,且劇中的幾個輔助性人物提彌明、韓厥、公孫杵臼、趙孤均為男性,甚至反面人物屠岸賈也是男性。唯一的女性,即趙孤的母親晉公主,她剛出現托完孤后便自縊身亡了。因此,可以說,《趙氏孤兒》是一部徹頭徹尾的“男性中心”雜劇。

  2.3 、悲劇的意蘊不同

  《美狄亞》和《趙氏孤兒》雖同為悲劇,但二者的悲劇意蘊完全不同。美狄亞親手殺子、家破人亡,是男權制度下女性的抗爭[4],是為悲慘;《趙氏孤兒》中程嬰救孤換子、親眼目睹自己的兒子被剁成三截,但最終為趙氏、為晉國保留了忠義的血脈,趙孤最終報仇成功,是為悲壯。美狄亞殺子后駕著龍車逃到了雅典,其故事便到此戛然而止。而《趙氏孤兒》中程嬰之子被殺僅僅是全劇的序曲,后續趙孤成人、告知真相、殺屠岸賈等情節才逐步將劇情推到高潮。相比起來,美狄亞殺子只是為了心中一時的快感而玉石俱焚,如此結局多少讓人覺得絕望灰暗;而程嬰之子被殺后,趙孤被撫養成人,最終鏟除奸邪、雪洗冤情、伸張正義,其殺子的劇情讓人不勝卒讀,但結局卻讓人覺得光明和充滿希望。

  《美狄亞》和《趙氏孤兒》這兩大悲劇思想主旨、敘事中心、悲劇意蘊的不同也反映了希臘文化和中國文化極大的不同。

  3 、不同的文化

  首先,《美狄亞》一劇中,美狄亞身為科爾喀斯國的公主,卻只因對伊阿宋一見鐘情,便背叛了自己的國家和父親,幫助伊阿宋盜取了金羊毛;在幫助伊阿宋逃走的途中,又親手殺死前來追捕的親弟弟,為了阻止父親及其他士兵的追擊,還把弟弟的尸體砍碎扔進大海。在這里我們已經可以看出在美狄亞心中無國、無家、無親,只有自己。而后期,她不惜利用兩個年幼的孩子送毒衣,并最終親手殺子兩個孩子以讓丈夫斷子絕孫、追悔莫及。這種兩敗俱傷的做法更是個人中心主義無疑,雖然殺子過程中她有過徘徊,但復仇的火焰很快淹滅了愛子之心,使她最終將利劍伸向了兩個無辜的孩子。這種殺子以報復出軌對象的行為在中國社會是不可理喻的。中國文學中亦有不少反映女性在愛情中被拋棄、被傷害的作品,但多是以女性控訴(如詩經中的《氓》)、絕望自殺(如《杜十娘怒沉百寶箱》)、以德報怨(如《琵琶記》)為結局,鮮有通過殺子來進行報復的。應該說美狄亞的復仇主要是出于一己之私,她的這個私里甚至容不下自己的孩子,而《趙氏孤兒》中的程嬰從獻出自己的孩子被動殺子時便無一處私心:劇首,他決定用藥箱帶出趙孤,便不是為己而是為了趙氏一家;緊接著為了全國的嬰兒免受屠岸賈殺害,他獻出了自己的孩子,這更是舍己為民;在目睹自己唯一的兒子被屠岸賈殺害后撫養趙孤成人并教導其復仇成功,這也全是為了替忠臣續后洗冤,這自是為人而不是為己。因此,《趙氏孤兒》體現了鮮明的中國集體主義文化的特色,崇尚為集體而犧牲個人。

  其次,兩部作品也體現了民族性格的不同。應該說美狄亞從看到伊阿宋并喜歡上他的那一刻起,便是瘋狂和失去理智的。她不惜出賣自己的國家、不惜殺害自己的親人,以致在伊阿宋變心、她被驅逐后都無法返回自己的娘家,可以說是竭盡所能地去愛,也可以說沒有給自己留絲毫退路。在被伊阿宋背叛后,美狄亞更是歇斯底里、不顧一切地去報復。整部劇中的美狄亞就像一叢熊熊燃燒的火焰,它激烈、它灼人、它美艷、它不受任何控制,在燒滅目標的同時也瞬間把自己燒為灰燼,它是一種非理性的激情[5],更是一種本能性反應[6]。這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處在希臘文明中的人民較為感性的性格。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趙氏孤兒》全劇幾乎看不到一絲感性沖動的影子,全劇理性、冷靜又隱忍。劇首,公主托孤后為了取得程嬰的信任立即自殺是為理智、韓厥偷放程嬰后自殺是為冷靜、公孫杵臼以死幫助程嬰更是思慮周全后的壯舉,可以說全劇沒有一個類似美狄亞式全憑本能瘋狂辦事的行為。而劇中的主人公程嬰,除了理性冷靜之外,更多的還有隱忍,公主赴死、韓厥自殺、公孫杵臼撞階,他都忍了,更艱難的是他在親眼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剁成三截時無比的痛楚卻又無比的堅忍。在其后近二十年的時間里,他又忍住心中強烈的仇恨假裝和屠岸賈同流合污,并讓趙孤認屠岸賈作義父。在把趙孤撫養成人告訴其真相后,趙孤急于報仇,他又教導趙孤必須沉住氣,要抓到實際證據?v觀全劇,理性、冷靜、隱忍是所有人的性格特點,這也是前述的中國文化崇尚集體主義精神的直接結果,更反映了傳統文化教育下中國人的性格特點。

  4、 不同的審美觀

  《美狄亞》和《趙氏孤兒》雖然都是以男權社會為背景的戲劇,但《美狄亞》無疑有著女性主義的傾向,劇中的心理描寫也較為具體。美狄亞在實施報復計劃前的心里所想:“哎呀呀!一個不幸的女人,我受苦呀!/哎呀呀,苦呀!我愿這么地死了!/……哎呀呀!我受苦呀,受苦呀!/受這樣的苦能不大哭嗎?/啊,一個惱恨的母親的兩個該死的孩子,/愿你們和你們的父親一同死掉,全家死光!”她不計后果的復仇,實是被仇恨沖昏了頭腦。而在決定殺子時,美狄亞內心的掙扎也無不讓觀眾心痛甚至理解:“哎呀呀!我怎么辦?一看見孩子們/明亮的眼睛,朋友們,我的心就軟了。我不能,我要打消先前的/計劃;我要把我的孩子們帶走。”然而,這個柔弱的念頭很快被性格剽悍激烈、內心全是恨意的美狄亞消滅得一干二凈。美狄亞馬上故態復原并自責:“這事必須勇敢。不能膽怯,不能/讓我的心禁不住產生憐憫/……我決不讓我的手顫抖”。[7]這一猶豫徘徊的細致心理描寫,一方面使得終究是母親的美狄亞母性展露,另一方面使得掙扎后再堅定的美狄亞這一藝術形象更加真實感人。相較來說,《趙氏孤兒》的心理描寫就較少,全劇僅有的心理活動也是程嬰和公孫杵臼擔心自己被背叛。而在看到四十五歲才生下的唯一的剛滿月的兒子被剁成三截時,劇本是這樣描寫的:

  (屠岸賈怒云)我拔出這劍來。一劍,兩劍,三劍。(程嬰做驚疼科,屠岸賈云)把這一個小業種剁了三劍,兀的不稱了我平生所愿也。(正末唱)

  【梅花酒】呀!見孩兒臥血泊。那一個哭哭號號,這一個怨怨焦焦,連我也戰戰搖搖。直恁般歹做作,只除是沒天道。呀!想孩兒離褥草,到今日恰十朝,刀下處怎耽饒,空生長枉劬勞,還說甚要防老。

  【收江南】呀!兀的不是家富小兒驕。(程嬰掩淚科)(正末唱)見程嬰心似熱油澆,淚珠兒不敢對人拋,背地里揾了。沒來由割舍的親生骨肉吃三刀。(云)屠岸賈那賊,你試覷者。上有天哩,怎肯饒過的你,你死打甚么不緊!(唱)[8]

  相比起美狄亞殺子前豐富的心理活動描寫,《趙氏孤兒》對程嬰換子時的心理活動沒有任何提及,在兒子被搜出來即將被殺時的心理活動也沒有絲毫描寫,及至親眼目睹兒子被殺后的心理活動,不僅簡略帶過且更著重于養老、復仇、報應,并未寫出其心中的痛苦和懊悔不安。從這個角度來看,不得不說《美狄亞》更注重心理活動的描寫,更為細膩、也更為人性化。

  然而《趙氏孤兒》這樣處理人物的行為與心理亦有其內在的根源。“哀而不傷、樂而不淫”是孔子對《詩經》情感風格的評價,而這樣的風格也影響著《詩經》之后諸多傳統文學作品的創作,即在情感的表達上節制而不宣泄、內斂而不張揚。很明顯,《趙氏孤兒》也是承傳了這樣的特色,在行文中并不過多地去渲染喜怒哀樂,整體上溫柔敦厚、平和中庸。另一方面,中國文學自古強調“文以載道”,重視文章的社會教化功能,這也決定了如《趙氏孤兒》一類的作品絕對不會過多地去描寫個人的情緒及心理。中國的傳統文學作品對人物的描寫上更注重其行為帶來的社會效應,這也正如學者劉珠鳳所述:中國文學超出了一般心理描寫的范圍而達到了倫理的自覺,從而具有更為深厚的道德內涵。西方文學重視審美,中國文學重視審德[9]!睹赖襾啞泛汀囤w氏孤兒》也同樣展現了中西方文學不同的審美觀。

  綜上,《美狄亞》和《趙氏孤兒》共同展現了復仇這一人類的本能性反應,卻也展現出了中西方文化和文學完全不同的風格與審美。不管是《美狄亞》的瘋狂凄美還是《趙氏孤兒》的克制壯美,二者都不愧是中西戲劇史上燦爛的明珠。

  參考文獻

  [1]許建中.“趙氏孤兒”故事在宋代獨特的意義[J].文學遺產,2000(6):118-120.
  [2]鄒朝斌.紀君祥《趙氏孤兒》中俠義精神研究[J].貴州師范學院學報,2015,31(5):13-16.
  [3]杜筱穎,孔美艷.先秦儒家忠義思想與《趙氏孤兒》的忠義精神[J].山西大同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29(5):69-73.
  [4]鄒廣勝.西方男權話語中的女性形象解讀[J].外國文學研究,1999(3):8-12.
  [5]陳恬.公元前431年的春天,詩人寫下不合時宜的《美狄亞》[N].文匯報,2017-12-06(007).
  [6]楊德煜.希臘神話傳說中的復仇主題探究[M].杭州:浙江工商大學出版社,2016:9.
  [7]歐里庇得斯,阿里斯托芬.古希臘悲喜劇集:下部[M].竹明,譯.南京:譯林出版社,2011.
  [8]紀君祥.元人雜劇選[M].顧學頡,注.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17.
  [9]劉珠鳳.從《美狄亞》與《氓》看中西文學之差異[J].安徽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7):63.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百家乐概率大师 江西多乐彩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一家天下股票配资 体彩黑龙江11选五预测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50 幸运彩票平台可信不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山东11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开户佣金多少及开户流程 澳洲幸运10开奖网址 秒速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