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藝術論文 > 哲學概念中的“游戲說”概念發展歷程

哲學概念中的“游戲說”概念發展歷程

時間:2020-02-03 21:35作者:任柄霖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哲學概念中的“游戲說”概念發展歷程的文章,可以說“游戲”極大地拓寬了藝術作品的表達方式,也極大地改變著觀者的審美過程。通過互動的方式觀賞作品,參與作品甚至完成作品,并在這一過程中完成審美,這是“游戲說”在當代藝術實踐中的完美體現。

  摘要:“游戲”是西方哲學思想中的重要語詞。從20世紀中葉起,藝術作品中作者與觀者的關系變得越來越多元,更多的藝術以及藝術形式強調了觀者在藝術中的地位:從單方向的觀賞到更多地參與到作品展示中,甚至觀者成為了完成作品的最后一環。參與互動變得愈加重要,成為了觀者與藝術“游戲”狀態中的聯系方式。

  關鍵詞:游戲; 參與; 藝術; 哲學;

  作者簡介:  任柄霖(1993-),男,倫敦藝術大學碩士,研究方向為當代藝術與設計。;

  綜觀當代國內外各種各樣的展覽,我們可以發現許多當代藝術不再局限于傳統架上展示,許多藝術品具有了參與性、互動性甚至沉浸式的展現方式。這種“互動性”增加了觀者欣賞藝術作品的可能性,從過去的單一觀看逐漸延伸到觸覺聽覺等更多維度的感覺。通過查閱書刊資料與參觀各類當代藝術展,在為數眾多的藝術互動中,觀者與藝術作品多是以一種“游戲”的狀態發生關系的,也就是說,觀者是在“游戲”的過程中同時完成了審美過程。然而大眾對于“游戲”的偏見是存在的。例如,有些人認為“游戲”是玩物喪志的,而有些人則認為“游戲”是低級的,只是青少年甚至兒童的活動。而“游戲”作為近現代美學思想之一,許多哲學家都對其進行過詳細的討論,是有其完整的邏輯內涵的。

  藝術作為社會意識和上層建筑的一部分,有其自身的邏輯。西方現代藝術的發展,完全顛覆了傳統的藝術價值和美學范式,“藝術在獲得獨立性的同時又越來越陷入純粹理性精英文化的深淵,藝術脫離了生活的本質,成為象牙之塔的供物。”隨著現代藝術及后現代藝術對傳統藝術再現的顛覆,涌現出很多不同的藝術表達。例如因第一次世界大戰而出現的“達達主義”等后現代藝術運動,逐漸打破了藝術的封閉性,消除了藝術與生活、藝術與非藝術的界限,將藝術從傳統形式的束縛中解放出來。

  藝術不再只是社會精英以及藝術家的玩物,不再讓人有距離感,不再有門檻,高高在上。藝術不是藝術家獨有的,越來越多的人可以欣賞甚至參與其中。德國哲學家漢斯-格奧爾格·伽達默爾曾說:“游戲是藝術作品的存在方式”,可見“游戲”從來沒有離開過藝術的創作和表達。當代藝術作品中也越來越多地提供了作品與觀眾互動的機會;藝術的表現形式不再局限于靜態,其發展方向也逐漸向更為深入的“互動性”轉向。

  一、古希臘與中世紀哲學的“游戲說”

  “游戲”一直是西方哲學史中的一個重要話題。早在古希臘時代,赫拉克利特就開始討論“游戲”,他是西方第一個討論“游戲”理論的人。對赫拉克利特而言,世界是“天神宙斯的游戲”“是火的自我游戲”“時間是個玩跳棋的兒童,王權執掌在兒童手中”.

  在他看來,宇宙創造了它自己,秩序也是由它自身的邏輯規定的。整個世界不是被創造的,而是具有游戲的特征,是在“兒童的游戲之中自我生成的”.之后柏拉圖將這一理論吸收入理念論,并將“游戲”理論從天上拉回到人間。柏拉圖試圖闡述“游戲”是人的一種自由的精神,通過高尚的“游戲”,人可以更加接近神,這使“世界的游戲”驅赴神性。

  與之不同的是,進入中世紀哲學中的“游戲”不再是“世界的游戲”,轉而變成為基督教神學服務的“上帝的游戲”.上帝是創造者,就是世界的根據與原因。上帝的創世行為,本身沒有目的,也沒有根據,完全是上帝偶然的“游戲”行為,以此來凸顯上帝的自由意志以及它的全知全能。在這里,上帝成為了“游戲”的主題與主體。

藝術與游戲

配圖 藝術與游戲

  二、近代哲學的“游戲說”

  近代“游戲”理論主要以康德和席勒為代表。在他們眼中,游戲既不是“世界的游戲”,也不是“上帝的游戲”,而是人性的游戲?档碌幕居螒蛴^是自由論,即將游戲看作是與勞動相對立的自由活動。“藝術游戲說”是建立在他對審美本質認識的基礎上的。他認為在這種自由的藝術下審美,人完全拋開了利害考慮,擺脫了倫理道德的羈絆,也沒有認識某種事物的迫切需要,整個身心都處于自由狀態,并以游戲的態度對待人生。席勒則將康德的理論進行了深化,他認為,人的天性有著感性和理性兩個方面,感性是人的現實狀態,而理性則是人本身最內在的實質,然而人的感性與理性是矛盾的,游戲則是二者的調和,可以將前兩種天性結合在一起,因為游戲既隨心所欲,又要遵循規則。由此,席勒總結出人的三種沖動:感性沖動、理性沖動和游戲沖動。他認為,藝術的本質就是游戲沖動。依靠游戲沖動,人類就能進入先驗的“審美王國”,而在這個所謂的“審美王國”中,人類能夠擺脫力與法則的一切強制,達到自由的理想境界,人性的完美就此實現。從這里可以看出,在席勒的理論中,游戲不僅是審美活動的根本特征,而且是人擺脫動物狀態達到人性的一種重要標志。

  康德和席勒的游戲說在斯賓塞、康拉德朗格和古魯斯等人那里得到了進一步的探討和深入。斯賓塞認為,游戲是人過剩精力的宣泄,為人類提供高級機能提供消遣,為人類低級機能尋找出路,而藝術則是一種符號性的游戲活動?道吕矢裾J為游戲和藝術最明顯之處在于都有假想和虛擬的成分,藝術就是主體自知虛擬而又加以佯信的具有相當技藝水平的游戲。古魯斯認為,游戲有隱含的實用目的,是生命體本能的虛擬性表現活動。藝術可以歸結為“內模仿”的心理活動,它在本質上與游戲相通。

  三、現代哲學的“游戲說”

  在現代哲學中,還有很多哲學家都從不同的角度對“游戲說”的意義進行了新的透視,“游戲說”得以大大豐富。例如:弗洛伊德、伽達默爾、胡伊青加、維特根斯坦、洛特曼等。其中以伽達默爾的詮釋學“游戲說”影響力最大,與藝術的聯系也最為緊密。

  與康德、席勒不同,伽達默爾著眼于游戲本身,他認為:游戲的真正主體并不是游戲者,而是游戲本身。其原因在于,游戲活動并不受游戲者的支配,而是按照自身的規則來進行的。“游戲最突出的意義就是自我表現”,然而游戲的規則并使它成為一種封閉的運動,因為游戲實際上是“為觀賞者而存在的”.他認為,“最真實感受游戲的……乃是那種并不參與游戲,而只是觀賞游戲的人。在觀賞者那里,游戲好像被提升到了他的理想性。”在這種意義上,伽達默爾找到了游戲進入藝術經驗的闡釋學契機。藝術作品的存在方式就是游戲--藝術本身與觀賞者之間的游戲?梢娝囆g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一種與觀賞者互動的共同存在。

  蘇俄符號學代表洛特曼將差異美學為表征的藝術與游戲相類比,通過揭示系統與主體的矛盾沖突,提出他對游戲的辯證性看法。洛特曼認為游戲帶有偶然性,預設規則無法提供所有過程的可能性,所以過程既是對規則的部分實現,也是對規則的部分違背。同時游戲也帶有雙重性,“游戲的每個成分和整個游戲,既是它自身,又不僅僅是它自身。游戲為過程和現象的偶然性、不完全的決定性和或然性建立模式。”

  荷蘭學者胡伊青加則認為,“…游戲作為一種特殊的活動形式,作為一種有意義的形式,作為一種社會功能,正是我們的主題。”在他看來,文化的早期階段里都有游戲的特質。他也提出了“游戲共同體”的概念,在這個“共同體”中,人的狀態是“假裝的”.而如果有人從外抑或是從內干擾或打斷了游戲的過程,胡伊青加稱這種人為“掃興的人”.同時,胡伊青加也對“游戲”與“嚴肅”進行了探究。他認為游戲與嚴肅并不矛盾,甚至帶有游戲性質的文化活動比平常的生活更嚴肅。

  通過對上述哲學家“游戲”理論的梳理及分析,我們發現藝術與游戲是緊密相關的,觀者與作者之間的關系也是非常復雜的,誰是作品中的主體也變得越來越模糊。

  四、當代藝術中的游戲

  近代哲學理論中的“游戲說”主要強調的是“審美的游戲”,其對象更多地指向人的精神層面,強調人的內心達到理性與感性的平衡。而當代藝術中的游戲,不僅指一種精神層面上的審美狀態,同時也需要注重具有物質/生理層面上的參與性與互動性。觀者可以在“游戲”的狀態下,完成對整個藝術作品的欣賞,并且獲得愉悅與滿足感。

  馬賽爾杜尚甚至聲稱,是觀眾完成了作品。在這種情況下,觀眾的觀賞過程成為了藝術作品完成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環,作者不再是藝術作品唯一的主宰者。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越來越多的藝術家投身于互動式藝術的探索。在一些藝術形式下,觀者的參與、互動甚至簡單的靜止、移動都成為作品中必不可少的要素。正如美國學者杰克·伯恩哈姆曾說的:“一切在創作過程中產生的要素都是藝術作品的組成部分。”

  隨著科技與材料的發展,藝術作品逐漸擺脫了對物質的依賴,將藝術的范疇從實體向虛擬的方向拓展,這更極大地拓寬了藝術的創作形式。因為藝術語言的擴展和新材料、新科技的運用,許多藝術家的展現方式讓觀者從傳統的“觀看”轉向“參與”,參與到藝術作品中也變得更加普遍。此外,在這種審美過程中,藝術家是唯一的“作者”的模式也被打破,就如同羅蘭·巴特所表述的“作者之死”一樣,創作者不再如上帝一般對作品的解讀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作品更加強調觀賞者對藝術欣賞的獨創性,而不再單單局限于去揣測作者創作表達的目的。在這種認知環境下,作品的意義無疑會變得更加豐富,變得更具有生命力與多樣性。這樣來看,僅將作品中作者建構的部分抽取出來看,意義都是不完整的甚至是“毫無意義”的,而只有在觀者參與進去之后,才會產生意義,這樣來看,這些對作品意義的解構是開放的、多元的,甚至是帶有實驗色彩的。觀者在“游戲”的過程中甚至會因個體的生活經歷不同而產生不同的意義,進入了屬于自己的上下文,成為這個個體對藝術作品的獨有詮釋,得到了獨屬于自己的審美體驗。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應該更加強調觀者進入“游戲”、參與“游戲”,并在“游戲”的過程中理解對象、理解藝術作品,而非是一種單純的“烏托邦”式的精神追求。

  五、結論

  綜上所述,我們將哲學概念中的“游戲說”概念發展進程加以總結,并與當代藝術中的互動相結合?梢哉f“游戲”極大地拓寬了藝術作品的表達方式,也極大地改變著觀者的審美過程。通過互動的方式觀賞作品,參與作品甚至完成作品,并在這一過程中完成審美,這是“游戲說”在當代藝術實踐中的完美體現。

  參考文獻

  [1][德]伽達默爾。真理與方法[M].洪漢鼎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99.
  [2][德]康德。判斷力批判[M].鄧曉芒譯。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
  [3][德]席勒。美育書簡[A].繆靈珠譯?婌`珠美學譯文集(第二卷)[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8.
  [4][荷]胡伊青加。人:游戲者[M].成窮譯。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8.
  [5]Barthes R.The Death of the Author[M]//Leith V B.The Norton Anthology of Theory and Cri t icism.New York:W.W.Norton&Company,Inc.,2001.
  [6]彭富春。說游戲說[J].哲學研究,2003(2):39-45.
  [7]董蟲草。西方藝術游戲論評述[J].浙江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6(2):36-40.
  [8]洪瓊。西方“游戲說”的演變歷程[J].江海學刊,2009(4):69-74.
  [9]馮俊,洪瓊。后現代游戲說的基本特征[J].中國人民大學學報,2009(2):68-73.
  [10]羅雙。論席勒的“游戲說”[J].美育學刊,2016,7(2):19-25.
  [11]汪民安。誰是羅蘭·巴特[M].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05.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百家乐概率大师 广西11选五网站 最准特马 双色球复式 安徽快3下载 蓝月亮精选料天天好彩 北京11选5规则 双色球开奖视频 白小姐 广东牛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双色球走势图 近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