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醫學論文 > 某醫院臨床分離菌株的監測情況

某醫院臨床分離菌株的監測情況

時間:2020-02-08 11:06作者:張河林 趙秀林 羅君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某醫院臨床分離菌株的監測情況的文章,由于細菌耐藥機制非常復雜,且易產生多重耐藥甚至泛耐藥菌株,應加強醫院感染監測和耐藥監測?陀^、準確、及時地分析本院臨床分離菌株的耐藥性,對指導臨床合理使用抗菌藥物,控制和延緩耐藥菌株的產生有重要意義。

  摘    要: 目的 分析該院2018年臨床病原菌的分布和耐藥情況,為臨床合理使用抗菌藥物提供可靠依據。方法 采用紙片擴散法或VITEK2-Compact儀器法按統一方案對2018年臨床分離菌株進行抗菌藥物藥敏試驗。以CLSI 2017作為判斷標準,采用WHONET5.6軟件綜合分析耐藥情況。結果 共收集臨床病原菌4 178株,其中革蘭陽性菌1 325株,革蘭陰性菌2 853株。葡萄球菌屬中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和耐甲氧西林凝固酶陰性葡萄球菌檢出率分別為33.0%和71.1%,未發現對萬古霉素和替考拉寧耐藥的菌株。檢出3株對利奈唑胺耐藥的糞腸球菌和1株屎腸球菌。肺炎鏈球菌全部分離自非腦脊液標本,未檢出青霉素耐藥菌株。腸桿菌科細菌對碳青霉烯類抗菌藥物仍高度敏感,對亞胺培南總耐藥率為3.7%,其中耐碳青霉烯類大腸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和陰溝腸桿菌檢出率分別為0.6%、7.2%和1.7%。鮑曼不動桿菌對亞胺培南耐藥率為63.0%,銅綠假單胞菌對亞胺培南耐藥率為11.1%。結論 該院的細菌耐藥性仍對臨床抗菌治療構成嚴重威脅,尤其是多重耐藥應引起高度重視。

  關鍵詞: 藥敏試驗; 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 耐甲氧西林凝固酶陰性葡萄球菌; 多重耐藥菌; 耐碳青霉烯類腸桿菌;

  細菌耐藥特別是細菌多重耐藥、廣泛耐藥和全耐藥現象越來越嚴重,給臨床治療帶來了嚴峻挑戰。合理使用抗菌藥物,減少細菌耐藥性變得十分重要。本研究對本院2018年臨床分離菌株的監測情況報道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菌株來源

  收集2018年本院臨床分離的病原菌株,剔除同一患者相同部位分離出的同一菌株。

  1.2、 方法

  1.2.1、 藥敏試驗及判斷標準

  參照2017年CLSI推薦的藥敏試驗方法執行[1],采用紙片擴散法或VITEK 2-Compact儀器法進行藥敏試驗并判讀結果。質控菌株為金黃色葡萄球菌ATCC 25923、大腸埃希菌ATCC 25922、銅綠假單胞菌ATCC 27853、肺炎鏈球菌ATCC 49619和流感嗜血桿菌ATCC49247,菌株均由廣東省臨床檢驗中心惠贈。

  1.2.2、 特殊耐藥菌株定義

  碳青霉烯類耐藥腸桿菌科細菌定義為對亞胺培南、美羅培南或厄他培南中任一種藥物耐藥者[2]。

  1.2.3、 培養基及抗菌藥物

  藥敏試驗用普通M-H瓊脂平板,肺炎鏈球菌及各組鏈球菌用含5%脫纖維羊血的M-H瓊脂平板,流感嗜血桿菌用嗜血桿菌屬培養基。上述試劑及抗菌藥物紙片均購自英國Oxoid公司。
 

某醫院臨床分離菌株的監測情況
 

  1.3、 統計學處理

  采用WHONET5.6軟件對數據進行分析處理。

  2 、結果

  2.1、 細菌及科室分布

  共收集臨床非重復菌株4 178株,其中革蘭陽性菌1 325株(31.7%),革蘭陰性菌2 853株(68.3%),門診患者中共分離菌株48株(1.1%)。從分離菌株分布來看,前10位分別是大腸埃希菌[894株(21.4%)]、肺炎克雷伯菌[514株(12.3%)]、金黃色葡萄球菌[506株(12.1%)]、銅綠假單胞菌[485株(11.6%)]、鮑曼不動桿菌[273株(6.5%)]、肺炎鏈球菌[247株(5.9%)]、凝固酶陰性葡萄球菌[212株(5.1%)]、糞腸球菌[129株(3.1%)]、陰溝腸桿菌[116株(2.8%)]和奇異變形桿菌[107株(2.6%)]。分離菌株量較多的科室有泌尿外科(636株)、重癥醫學科(512株)和兒科(317株),其中泌尿外科以大腸埃希菌為主,占38.7%(246/636);重癥醫學科以鮑曼不動桿菌為主,占22.7%(116/512);兒科以肺炎鏈球菌為主,占43.4%(161/371);呼吸內科以銅綠假單胞菌為主,占25.8%(65/252);耳鼻喉科、骨科和新生兒科均以金黃色葡萄球菌為主,分別占53.7%、22.6%和25.4%。

  2.2 、主要革蘭陽性菌對各類抗菌藥物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2.2.1、 葡萄球菌屬

  革蘭陽性菌中金黃色葡萄球菌占38.2%(506/1 325),凝固酶陰性葡萄球菌占16.0%(212/1 325),金黃色葡萄球菌和凝固酶陰性葡萄球菌中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和耐甲氧西林凝固酶陰性葡萄球菌(MRCNS)檢出率分別為33.2%和70.8%。MRSA和MRCNS對各類抗菌藥物的耐藥率均明顯高于甲氧西林敏感的金黃色葡萄球菌(MSSA)和甲氧西林敏感的凝固酶陰性葡萄球菌(MSCNS)。見表1。

  表1 葡萄球菌屬對16種抗菌藥物的耐藥率(%)
表1 葡萄球菌屬對16種抗菌藥物的耐藥率(%)

  2.2.2、 腸球菌屬

  革蘭陽性菌中腸球菌屬占16.4%(217/1 325),其中糞腸球菌129株,屎腸球菌85株,其他腸球菌3株。除了四環素類、奎奴普丁/達福普汀、利奈唑胺,糞腸球菌對其他各類抗菌藥物耐藥率均低于屎腸球菌。未檢出對萬古霉素和替考拉寧耐藥的糞腸球菌和屎腸球菌,但是糞腸球菌和屎腸球菌對利奈唑胺的耐藥率分別為2.3%和1.2%。見表2。

  2.2.3、兒童和成人肺炎鏈球菌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見表3。247株肺炎鏈球菌全為非腦脊液標本,兒童組167株,成人組80株,青霉素藥敏試驗結果顯示,成人組和兒童組均未檢出青霉素耐藥菌株。兒童組和成人組中均出現少數左氧氟沙星耐藥菌株,未發現萬古霉素和利奈唑胺耐藥菌株,對紅霉素、四環素、克林霉素和復方磺胺甲惡唑耐藥率均較高。兒童組耐藥率普遍高于成人組。

  2.3 、主要革蘭陰性菌對各類抗菌藥物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2.3.1 、主要腸桿菌科細菌

  革蘭陰性菌中腸桿菌科細菌占65.1%(1 857/2 853),腸桿菌科細菌對氨芐西林/舒巴坦、頭孢唑啉、頭孢呋辛、頭孢曲松及喹諾酮類藥物耐藥率均較高,但是陰溝腸桿菌對臨床常用抗菌藥物耐藥率仍較低(天然耐藥除外)。腸桿菌科細菌對碳青霉烯類抗菌藥物仍高度敏感,對亞胺培南總耐藥率為3.7%,其中耐碳青霉烯類大腸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和陰溝腸桿菌檢出率分別為0.6%、7.2%和1.7%。見表4。

  表2 糞腸球菌和屎腸球菌對11種抗菌藥物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表2 糞腸球菌和屎腸球菌對11種抗菌藥物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表3 兒童和成人肺炎鏈球菌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表3 兒童和成人肺炎鏈球菌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2.3.2、 主要非發酵糖革蘭陰性桿菌

  革蘭陰性菌中非發酵菌占30.2%(863/2 853),以銅綠假單胞菌、鮑曼不動桿菌和嗜麥芽窄食單胞菌最為多見。鮑曼不動桿菌除了對米諾環素和復方磺胺甲惡唑有較高的敏感率外,對其他抗菌藥物敏感率均較低;銅綠假單胞菌對所選用的抗菌藥物耐藥率均較低(<25.0%);嗜麥芽窄食單胞菌在臨床上可用的抗菌藥物并不多,但是它對CLSI所推薦的幾類抗菌藥物耐藥率均在10.0%以下,對左氧氟沙星和米諾環素高度敏感。見表5。

  2.3.3、 流感嗜血桿菌和淋病奈瑟菌

  送檢標本中共分離流感嗜血桿菌85株,主要來源于呼吸道標本,其中兒童(年齡≤14歲)34株,成人51株,該菌除對氨芐西林和復方磺胺甲惡唑耐藥外(耐藥率分別為28.2%和63.5%),對其他藥物均較敏感(耐藥率均<13.0%),β-內酰胺酶陽性率為31.5%,藥敏試驗結果顯示,兒童分離菌株對所有測試藥物耐藥率均高于成人。另外本研究共檢出33株淋病奈瑟菌,主要來自泌尿外科、婦科門診及男科門診,其中26株來自男性標本,只有7株來自女性標本。本次檢出的淋病奈瑟菌對環丙沙星和四環素耐藥率較高,分別為62.1%和50.0%,但未檢出對頭孢曲松和大觀霉素耐藥的菌株。見表6。

  表4 主要腸桿菌科細菌對14種抗菌藥物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表4 主要腸桿菌科細菌對14種抗菌藥物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注:-表示此項無數據。

  表5 主要非發酵糖類革蘭陰性桿菌對15種抗菌藥物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表5 主要非發酵糖類革蘭陰性桿菌對15種抗菌藥物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注:-表示此項無數據。

  表6 流感嗜血桿菌和淋病奈瑟菌對11種抗菌藥物的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表6 流感嗜血桿菌和淋病奈瑟菌對11種抗菌藥物的耐藥率和敏感率比較(%)

  注:-表示此項無數據;NS表示不敏感率。

  3、 討論

  本研究共收集4 178株菌株,分離菌株在各類標本中分布主要來自呼吸道、分泌物、尿液、血液和各種無菌體液(胸腔積液、腹水、關節腔液、腦脊液等),分別占29.5%、27.2%、23.1%、13.6%和5.9%。呼吸道標本中最常見的分離菌為肺炎鏈球菌(18.8%)、銅綠假單胞菌(18.6%)、肺炎克雷伯菌(16.6%)和鮑曼不動桿菌(15.3%);大腸埃希菌是尿液、血液及其他各種無菌體液標本中最常見的,分別占41.4%(399/964)、30.5%(174/570)和24.4%(60/246);分泌物中主要分離菌是金黃色葡萄球菌,占31.4%(357/1 136)。以上數據可為臨床經驗用藥提供參考。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包括流感嗜血桿菌、肺炎鏈球菌在內的苛養菌的分離率較2013年明顯升高[3],這與臨床送檢意識和實驗室培養鑒定能力的提高密切相關。

  本研究結果顯示,本院MRSA(33.2%)和MRC-NS(70.8%)均低于胡付品等[2]報道的MRSA(57.6%)和MRCNS(83.0%)。未檢出對利奈唑胺、萬古霉素和替考拉寧耐藥的葡萄球菌,但檢出3株對利奈唑胺耐藥的糞腸球菌和1株屎腸球菌,該菌株來自住院患者的尿液標本,其中泌尿外科2株,腎內科和老年病科各1株。盡管利奈唑胺抗感染的療效明顯高于萬古霉素,但本研究分離的菌株卻對萬古霉素敏感而對利奈唑胺耐藥,在國內外的臨床治療和研究中也有類似報道[3,4]。鑒于此,實驗室應不斷提高快速檢測特殊耐藥菌株的能力,另一方面應嚴格控制利奈唑胺臨床使用的適應證,定期檢測耐藥菌株對常用消毒劑的耐受情況,加強消毒隔離工作,以防止利奈唑胺耐藥腸球菌在醫院內的交叉感染。

  苛養菌以肺炎鏈球菌和流感嗜血桿菌為主,其中肺炎鏈球菌247株,在陽性菌中排名第2,全部為非腦脊液標本,對青霉素保持全部敏感,主要分離于兒科和呼吸內科,分別占65.2%(161/247)和15.0%(37/247),在兒童組中肺炎鏈球菌對克林霉素、紅霉素和四環素的耐藥率均超過95.0%,提示該抗菌藥物對兒童肺炎鏈球菌感染已經接近無效,青霉素及頭孢菌素類仍是臨床首選藥物。流感嗜血桿菌主要來源于呼吸道標本,β-內酰胺酶陽性率為31.5%,兒童組耐藥率最高的是復方磺胺甲惡唑,高達70.6%,提示兒童經驗用藥時應慎重。

  革蘭陰性菌的細菌耐藥性問題日趨嚴重,臨床上對于某些耐藥菌感染的治療方法極為有限,隨著碳青霉烯類耐藥菌株尤其是鮑曼不動桿菌、銅綠假單胞菌和肺炎克雷伯菌檢出率快速上升,已成為當前臨床抗感染治療的難題[5]。本研究共檢出44株(8.6%)耐碳青霉烯類肺炎克雷伯菌,與本院2013年的11株(3.6%)[6]比較,雖然構成比只增加了1倍多,但是總數卻增加了4倍。本院亞胺培南的耐藥率(7.2%)明顯低于胡付品等[2]報道的數據(20.9%)。從細菌分布看,68株腸桿菌科細菌中,分離率占前3位的是肺炎克雷伯菌(64.7%,44/68)、大腸埃希菌(8.8%,6/68)和產酸克雷伯菌(5.9%,4/68),與胡付品等[2]報道的數據接近,但是構成比存在差異,這可能與地區分布差異有關。而鮑曼不動桿菌和銅綠假單胞菌對亞胺培南的耐藥率分別為63.0%和11.1%,其中鮑曼不動桿菌的耐藥率稍低于胡付品等[2]報道的數據(66.7%),而銅綠假單胞菌的耐藥率卻明顯低于其所報道的23.6%,與本院2013、2014年的數據比較,銅綠假單胞菌對亞胺培南的耐藥率呈逐年下降趨勢[6]。從科室分布看,不管是耐碳青霉烯類的鮑曼不動桿菌、銅綠假單胞菌,還是肺炎克雷伯菌,都主要分布在重癥醫學科和神經外科,尤其是重癥醫學科,分別占63.1%(111/176)、13.4%(18/134)和54.5%(24/44),主要是因為重癥醫學科均為重癥患者,侵襲性操作較多,護理、治療頻繁,極易導致體內條件致病菌成為醫院感染的重要病原菌。近年來,本院重癥患者不斷增多、床位緊張、周轉慢、多數患者機體免疫功能低下、對致病細菌易感性增強、容易引起交叉感染等。

  另外新生兒科由于患兒特殊,尤其是低體質量兒及早產兒的免疫系統沒有發育完全,容易導致細菌感染,如果感染的是多重耐藥菌[7],患者生命受到的威脅更大,治療用藥的選擇更困難,給臨床醫生的治療帶來更大的挑戰。多重耐藥菌的檢出更應值得關注,此次雖未檢出耐碳青霉烯類鮑曼不動桿菌和銅綠假單胞菌,但是檢出了13株MRSA和8株耐碳青霉烯類的腸桿菌科細菌,檢出率分別為27.7%(13/47)和10.0%(8/80),其中產酸克雷伯菌4株,肺炎克雷伯菌、臭鼻克雷伯菌、陰溝腸桿菌和弗勞地枸櫞酸桿菌各1株,這些均可為新生兒科常見感染及多重耐藥菌的治療提供參考[8]。

  綜上所述,由于細菌耐藥機制非常復雜,且易產生多重耐藥甚至泛耐藥菌株,應加強醫院感染監測和耐藥監測?陀^、準確、及時地分析本院臨床分離菌株的耐藥性,對指導臨床合理使用抗菌藥物,控制和延緩耐藥菌株的產生有重要意義。

  參考文獻

  [1] Clinical and Laboratory Standards Institute.Performance standards for antimicrobial susceptibility testing[S].Wayne,PA,USA:CLSI,2016.
  [2] 胡付品,郭燕,朱德妹,等.2017年CHINET中國細菌耐藥性監測[J].中國感染與化療雜志,2018,18(3):7-17.
  [3] 張河林,趙飛俊,何鳳屏,等.2 527株臨床分離病原菌的耐藥性分析[J].現代檢驗醫學雜志,2015,30(2):87-90.
  [4] MARRA A R,MAJOR Y,EDMOND M B.Central venous catheter colonization by linezolid-resistant,vancomycin-susceptible Enterococcus faecalis[J].J Clin Microbiol,2006,44(5):1915-1916.
  [5] QIN X,YANG Y,HU F,et al.Hospital clonal dissemination of enterobacter aerogenes producing carbapenemase KPC-2in a Chinese teaching hospital[J].J Med Microbiol,2014,63(Pt 2):222-228.
  [6] 尹衛國,趙飛駿,張河林,等.粵北地區銅綠假單胞菌的臨床分布和耐藥性特點[J].國際檢驗醫學雜志,2017,38(1):21-23.
  [7]YIN D,DONG D,LI K,et al.Clonal dissemination of OXA-232 carbapenemase-producing klebsiella pneumoniae in neonates[J].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2017,61(8):e00317-e00385.
  [8] 郭媛媛.新生兒科藥物治療及多重耐藥菌的耐藥相關因素分析[J].黑龍江醫藥科學,2017,40(5):148-151.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百家乐概率大师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表 富阳期货配资 山东11选5最大遗漏数据 排列三直选综合走势图 重庆福利彩票幸运农场预测 安徽快三中奖规则 15选5专家推荐号码 标准普尔家庭资产配 22选5黑龙江福彩开奖号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